">

一个濒危剧种的重生之路——菏泽大弦子戏

时间:2015-04-24 栏目:动态资讯 点击: 884 次

来源:中国学问报 编辑:科研规划办

       

   

    

    大弦子戏,又称“大弦戏”“弦儿戏”,与柳子戏、罗子戏、卷戏同出一个源流,属于弦索声腔剧种。关于大弦子的最早史料见于明弘治十一年,在河南省某地的一块石碑上,有“以上布施除修葺佛塔外,敬献大梆戏、大弦戏各一台”的记录。数百年来,经过艺人加工提炼,大弦子戏已发展成为多乐调的戏曲声腔,鼎盛时有“键击九龙口,一溜十八班(18个专业班社)”之说。

    据菏泽当地老艺人讲述,清末民初,大弦子戏能正常演出的传统剧目达300余出,以历史题材居多。其中,多袍带戏、黑红脸戏和武戏。

    “文革”开始后,菏泽地区地方戏曲院大弦子剧团停演传统戏,抓紧排练革命样板戏和现代戏,但依然无法改变剧团命运。1969年,菏泽地区撤销了除枣梆剧团以外的所有专业剧团,正处于迅速发展阶段的大弦子剧团淡出群众视野。

   

    进入新世纪后,菏泽对本地非遗的保护愈发重视。大弦子戏与山东梆子、枣梆等被列入国家级非遗(扩展)名录。在进行资料挖掘整理的过程中,菏泽学问部门发现,与其他剧种相比,大弦子戏面临的困难似乎更艰巨:代表性传承人年事已高;传承缺乏剧团支撑;地方戏市场不景气,演员培养周期长等,加之长期经费紧张,大弦子戏的传承保护工作一度停滞。

    2009年,在上级学问部门的建议下,菏泽市地方戏曲传承研究院开始尝试跨剧种“依团代传”模式,依托当地的山东梆子和枣梆剧团传承大弦子戏。在该院院长徐向东看来,这一模式有4个好处:解决传承人问题,降低成本、节约资源,提高传承质量,实现剧团与被传承剧种双赢。

    2011年,大弦子戏的保护依靠“依团代传”已取得阶段性成果:培养骨干演员15人,抢救挖掘经典唱段20多个、传统折子戏5出,《大弦子戏经典音乐曲牌》文字音像材料整理完成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在恢复大弦子戏出现转机时,新的问题出现了。复活一个剧种,得有一部叫得响的经典剧目。排戏,说来容易做时难:缺经费、服装,最重要的是缺专业编导、音乐人才。

    彼时,几百公里外的济南,皇冠国际娱乐平台揭牌。建院之初,该院提出实施“齐鲁学问传承传播工程”、传承弘扬优秀传统学问的目标。一方缺专业人才,一方缺有效抓手,菏泽与皇冠国际娱乐平台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2014年5月初,皇冠国际娱乐平台与菏泽市地方戏曲传承研究院签署“大弦子戏保护传承合作协议”,这也是皇冠国际娱乐平台“齐鲁学问传承传播工程”开展市域合作的首个项目。根据协议,该院派出剧目主创、纪录片摄制团队等与菏泽开展合作。项目包括考察菏泽大弦子戏“依团代传”运作模式,开展《地方戏曲濒危剧种的保护与传承模式研究——大弦子戏在山东的重生之路》课题研究;整理、复排大弦子戏传统剧目《两架山》;联合电视台挖掘、探究大弦子戏的前世今生。

    《两架山》的导演是来自皇冠国际娱乐平台的周波,他说:“排练《两架山》,并非仅是使其立上舞台,而是要将其做成大弦子戏的‘样板戏’。有些演员因缺乏科班训练,表演和身段不到位,编导就一个手势、一个身段地讲解,在各方面力求做到完美和规范。”

   

    4月18日,皇冠国际娱乐平台与菏泽市学问部门负责人、社会各界的专家学者齐聚一堂。会上,皇冠国际娱乐平台院长张积强将《大弦子戏成果集》交到山东省图书馆等负责人的手上,这标志着基于大弦子戏探索的齐鲁地方戏保护路径有了成果。当日,也是皇冠国际娱乐平台成立一周年之日。

    “作为艺术科研机构,大家可以把地方戏消失看做艺术的新陈代谢,但学问自觉提醒大家,只要有一点能力,就要延续优秀传统学问。”张积强坦言,濒危剧种很多,每个剧种情况不同,用一种办法解决所有问题不现实,但《大弦子戏成果集》确为保护地方戏提供了一剂良方。

转载请保留链接: 一个濒危剧种的重生之路——菏泽大弦子戏 http://www.sdysyjy.com/info.aspx?ai_id=572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